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

[劇評]一把青-東山一把青




  白先勇老師的文字總是能在短短數句便打動人心,且能帶領讀者快速地進入他的文字世界,深刻的體會角色情感上的無奈,以及在命運中的掙扎,細膩且深刻,動人又難忘。
  曹瑞原導演則是勇於挑戰白老師文字與影像轉換的導演之一,從《孽子》到《孤戀花》,觀眾除了重溫白老師筆下的人性悲涼與命運掙扎的困境,更多的是觀眾得以一窺曹導眼中的《孽子》與《孤戀花》的樣貌,這是電視劇跟原著小說之間的差異,彼此靈魂相同,血肉卻不同,同時彼此互相輝映而綻放不同的光芒,卻擁有相似的情感溫度。





  這次曹瑞原導演與黃世鳴編劇一起合力改編白先勇老師的《一把青》,前兩集中便能看到兩人對白老師原作的改編,且能看到故事鋪成的書寫上,增加不少原作中完全沒有的新角色,包括墨婷、周瑋訓、邵志堅與老鞏等人,這些新角色的加入,無疑為〈一把青〉的原作注入了新的活水與生命力,也見證曹瑞原導演如何利用這些新舊角色,自由自在地敘述一段嶄新的故事。
  白先勇老師的忠實讀者必定能從曹導的《一把青》的頭兩集中,便嗅出熟悉的時代氣味,那股氣味並非只是服裝與美術的功勞,亦非僅是黃世鳴在編劇上的時代關懷,更多的是曹瑞原導演的影像魅力,每一場戲的鋪排與剪接,都讓時代鄉愁淡淡流瀉,且不僅僅只有時代鄉愁的書寫,更多的是曹瑞原對時代下女性們的命運關懷,從田馥甄演唱的片頭曲,到片尾曲的林宥嘉的歌聲,從第一秒到最後一刻皆是時代的滄桑描摹,時代的氣息令人難以忘懷。



  田馥甄的〈看淡〉和林宥嘉的〈天上的男人 地上的女人〉,皆在歌詞寫出故事中角色難以逃避的命運,並透過歌聲演唱出難以逃避的無奈心情,如同白先勇老師在原著中,描寫朱青在台灣空軍新生社演唱白光的〈東山一把青〉,是以歌詞描寫朱青想要回去,難以回去的過往歲月,歌詞雖然點點滴滴描寫女性對愛情的期待與憧憬,看似快樂且愉悅,但在白先勇的筆下,卻點點滴滴流露出歲月與命運的無情,歌詞的每一個字都在朱青與師娘的身上刻下一道道傷痕,如同田馥甄演唱的〈看淡〉和林宥嘉演唱的〈天上的男人 地上的女人〉,也一道道的用血淚刻劃角色在故事裡的悲傷命運。
  《一把青》和紀錄片《冲天》一般,他不是單純講述中華民國空軍英勇作戰的英雄事蹟,而是關懷丈夫與情人在天空闖蕩翱翔時,地面上女性的糾結情感與女性之間的關係,《冲天》在敘事技巧上溫柔又讓人心痛,曹瑞原導演的《一把青》則是擴充原作的格局,透過電視劇的時間規格,更細膩與更深層次的敘述空軍眷屬在戰爭底下的時代傷痕,與身為女性的堅毅性格,並描寫空軍面對戰爭的道德兩難。



  即便故事背景是戰爭結束後的19451981年,全世界舉國歡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,但是剛剛作戰完的軍人,他們強忍內心的傷痕與時代的淚水,卻是一般百姓所無法體會的痛苦,百姓歡欣慶祝的背後,藏著軍人在戰場上失去同袍友情的痛楚回憶,以及軍人眷屬失去愛情的悲哀,這是《一把青》前兩集給筆者的情感印象,這些帶著傷痕的人,該如何在戰後的中國或是台灣生存,才是白先勇老師、曹瑞原導演與黃世鳴編劇在《一把青》這部作品中的人文關懷,以及這群軍人與眷屬的生存考驗。
  因此若您喜歡紀錄片《冲天》,想必也能在電視劇《一把青》中找到令人心痛的情感印記,以及屬於那時代的酸楚鄉愁,在片尾的歌曲名單中也出現了象徵時代意義的〈西子姑娘〉,雖然在《一把青》導讀會的前兩集中並未出現這首歌,卻讓人期待曹瑞原導演會如何使用這首歌做為劇情象徵符號。




白光 

〈東山一把青〉

作詞:方知
作曲:黎平

東山哪一把青 西山哪一把青
郎有心來姐有心 郎啊咱倆好成親哪
哎呀哎哎唷 郎啊咱倆好成親哪

今朝啊鮮花兒好 明朝啊落花兒飄
飄到那裡不知道 郎啊尋花兒要趁早啊
哎呀哎哎唷 郎啊尋花要趁早啊

今朝啊走東門 明朝啊走西頭
好像那山水往下流 郎啊流到幾時方罷休
哎呀哎哎唷 郎啊流到幾時才罷休



《一把青》座談會時間與活動報名網址:
http://goo.gl/ZjpbYR

以上劇照來自《一把青》官方網站:
http://atouchofgreen.fanily.tw/

2 則留言: